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gdzxx的博客

求真去惑

 
 
 

日志

 
 

人人可以看懂的专业论文:“致密油”名称质疑  

2017-05-05 09:3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密油”名称质疑

《新疆石油地质》编辑部

陈 淦  李娜  曹元婷

    摘要:“致密油”(也包括“致密气”)一词在石油地质学领域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在回顾“致密油”名称产生过程的基础上,评述了对这个名称理解方面的混乱现象。进一步地,从名学的角度对这一名称提出了质疑,严肃地指出了这个名称的荒谬性和反科学性。经分析论证,吁请业内人士在科学研究中,坚持科学精神,以科学态度对待专业术语的命名问题。

关键词:致密油 名称 命名

 

一、“致密油”一词的产生以及理解上的混乱

“致密油”是从英文“tight oil”翻译过来的。“tight oil”一词产生于美国。美国在进入21世纪之际,在紧邻优质生油层系的致密储集层中,发现了未经大规模运移而形成的石油聚集。而由这种石油聚集发现的油气藏,不仅数量可观,而且由于对其成功的开发,对美国油气产量的增长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美国把这类油气藏称为“tight  oil”,这个词后来被广泛的传播和应用,同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124月,中国科学院院士贾承造先生作了一个著名的报告,在这个报告中,他给出了“致密油”的严格的定义[1]。这个定义有三个要点。第一,大面积分布的致密储层:孔隙度<10﹪、渗透率1mD。第二,广覆式分布的较高成熟度的腐泥型优质生油层:Ⅰ型或Ⅱ型干酪根、平均有机碳含量>1﹪、镜质体反射率1.0﹪~1.3﹪、API40°。第三,连续性分布的致密储层与生油岩紧密接触的共生层系等,无明显圈闭边界。

按道理,科学院院士给出的定义,应该具有较大的“权威性”。不过,由于中译者无理地把“致密”两个字加在了“油”的前面,这就使很多人联想到了“致密的储集层”,并因之根本无视贾承造给出的定义,更直接的、更“理所当然”的,把“致密油”理解为致密储集层中赋存的石油。这还不算完,有不少人很快就把“致密油”理解为致密油气藏,使“致密油”三个字,具有了油气田或油气藏的含义。

由“致密油”一词产生的理解方面的混乱并未就此完结。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咨询委员会主任、知名的石油地质学家张抗教授公开表示,“致密油”不是新概念,只是“文字游戏”。他认为,致密油广义就是低渗透石油。他这样说恐怕是因为,致密储集层往往是低渗透储集层。

张抗先生说“致密油”不是“新概念”,可能是指致密储集层中可以赋存石油一事,纯属“古已有之”,并非什么“新事物”。而他指“致密油广义就是低渗透石油”,则进一步扩大了致密油原有的内涵。众所周知,有些火山岩油藏,由于储集层致密,也可以视为低渗透油藏。按张抗先生的说法,一些火山岩油藏,也可以用“致密油”三个字取而代之了。

贾承造等在一篇文章中,把“致密油”列为非常规油气藏2。孙赞东等则出版了有关专著{3}。于是,“致密油”为“非常规油气藏”的提法被广泛地认可。中国能源网总裁冯丽雯在国际能源署召开的“致密油革命的未来”研讨会上,对记者说,致密油就是指所有低渗透地层中的石油资源,并认为用致密油更加恰当。冯丽雯甚至认为,致密油就是非常规油的统称。

事情至此,常规油气藏和非常规油气藏的概念,进一步受到混淆,并且使人们对于常规油气藏和非常规油气藏应如何界定的认识,产生了混乱。如果说在石油地质学领域,人们在认识方面,已经到了乱象丛生的地步,绝不为过。

由于“tight  oil一词滥觞于美国,因此中国有关期刊上发表了大量介绍国外“致密油”的文章,如林森虎(2011)、景东升(2012)、张威(2013)、严向阳(2015)等先生,在不同刊物上,均有文章发表{4-7}。结合我国石油勘探与开发的形势,张抗(2013)、郭秋麟(2013)、杜金虎(2014)、马宏(2014)和王大锐(2015)等先生也有很多关于所谓“致密油”的重要文章发表[8-12]

笔者认为,石油地质学领域内的研究者以及油气勘探开发方面的从业者,对“致密油”这一概念的认识,已经混乱到了令人惊讶的极其严重的程度,这不仅严重地影响了石油地质学的发展,也已成为我们必须面对必须厘清的最重要的问题。而这种乱象产生的根源,就在于“致密油”这一荒谬名称的出现。

 

二、“致密油”名称质疑

tight  oil在英文中应该如何理解,它的出现,是否符合美国人的语言习惯,笔者并不了解。但在“直译”或“硬译”过程中,把它译成“致密油”,显然无视了我国的语言习惯,没有考虑我国语言的科学逻辑,有悖于我国古老的名学。

老子的《道德经》第一章开宗明义写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里除了明确《道德经》是讨论“道”之外,把“名”也摆在了重要位置,“名”是绝对不可忽视的。中国的“名学”在现代讨论得虽然不多了,但它不但很古老,也很基本,具有基础性。名学大体上是由姓名学、名称学、扬名学、命名学、名势学、名利学所组成。其中,由于名称学和命名学涉及到人名、地名、物名、事名和业名,并且涉及到名称的规律性和命名的方法与原则,因而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论语·子路篇》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这里,对于“名”的含义,应该打破名位、名号的界限,进行更广泛的理解。

从名称学和命名学的角度考察,事物除了基本名称,如人、马、牛、车等等之外,还可以有复合名称。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蒙古马、伊犁马、野马;黄牛、水牛、牦牛;独轮车、自行车、三轮车、汽车、火车等等,就都是复合名称。复合名称首先对事物有分类的作用,在复合名称中,基本名称前边的字词,实际上就是对事物的一种分类。这种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知,所以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在复合名称中,基本名称前边的字词,有时可以用来形容基本名称的性状,同时可以表征基本名称的某种性质。例如,凝析油、易挥发油、轻质油、中质油、重质油、稠油、超稠油,这些名称中的凝析、易挥发、轻质、中质、重质、稠和超稠,都具有表征石油性质的功能。

现在再考察“致密油”,致密这两个字,既不能用来形容石油,也不能用来表征石油的任何性质。通常,致密或是疏松,是用来表征固态物体的性状的;用它们来表征液体(或流体)的性状,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是十分荒谬的。

对于创造“致密油”名称的始作俑者,我们如果问一句“疏松油在哪里?”则足以使他们陷入尴尬的境地。“致密油”名称的始作俑者,无视了名称学和命名学所揭示的规律和原则,既不顾及语言逻辑,也不讲语言科学。而由于“致密油”名不正,在客观上就造成了认识上的混乱。这里,最甚者是“致密油”三个字,已有取代油田或油藏本身之势。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在这里表现为名称的荒谬,引起了认知与述说(言)的混乱。

由于“致密油”名不正,由是它一会儿被视为低渗透油气藏,一会儿被说成是非常规油气藏,它的外延不断膨胀。这种膨胀是否反映了某些研究者,极力把自己研究范围加以扩大的心态,很值得怀疑。这在客观上是一种令人不得不考虑的态势。

把“致密油”说成是非常规油气藏,这里是否有强调“致密油”开发困难的心态在起作用,也是很值得怀疑的。应该承认,非常规油气藏在有效开发方面难度很大,是客观事实,但由此出发,非要把“致密油”说成是非常规油气藏,则不仅是牵强的,也模糊了常规油气藏和非常规油气藏的根本性的区别(或界限)。

常规油气藏和非常规油气藏,可以从勘探的难易程度、开发的难易程度以及资源动用的经济效益的角度出发,予以界定。但目前就此给出定量标准还十分困难,也鲜有人进行具体的尝试。对于这个问题,有人从地质的角度出发,给出了明确的回答。这个回答认为,常规油气藏是浮力驱动形成的矿藏,一般受构造形态以及岩性的影响和控制;而非常规油气藏则是非浮力驱动形成的油气藏,它们受构造形态的影响,不是特别显著。

作为石油地质工作者,笔者认为从地质的角度,尤其是从成藏过程的角度,去区分常规油气藏和非常规油气藏,是带有根本性的方法,也是最可取的方法。但是前述以是否存在浮力驱动的表述,是不完善的。笔者认为,在油气成藏方面,是否存在油气运移、油气聚集乃至油气富集过程,是区分常规油气藏和非常规油气藏的最重要的要点。如果存在这个过程,就是常规油气藏,否则就是非常规油气藏。

有关研究者很早就从渗透能力的角度,对常规油气藏进行过分类,认为常规油气藏中,存在低渗透、中渗透和高渗透等不同类别,并给出了有关的定量界限。而名不正的“致密油”的出现,忽地把低渗透油气藏说成是非常规油气藏,彻底打乱了人们早已形成的认知逻辑,并造成了认识上的混乱,实在是令人遗憾的。

一般来讲,非常规油气藏,大都是“自生自储”型的油气藏,典型的如煤成气藏、页岩油藏、页岩气藏。它们同常规油气藏相比,具有“储量丰度”极低的特点,经济有效开发的难度极大。如果在开发技术上没有革命性的重大突破,很难实现经济有效的开发。美国近年来对页岩气藏成功的开发,成为国际油价大幅度下降的重要因素,为全世界所瞩目。

对于常规油气藏,由于成藏过程中存在油气运移、聚集和富集的过程,称呼其“储层”为“储集层”,虽然增加了一个“集”字,但显得更为严谨。而非常规油气藏,由于不存在油气运移、聚集和富集的成藏过程,可以直呼油气赋存介质为储层,是可以的。这同样是一个专业术语的命名问题,在这样的问题上追求严谨,力求讲究一些,应该是学界不宜忽视的事情。

现在回到“tight  oil翻译本身。考虑到这个词产生的背景,是否一定要把它翻译成一个汉语名称,可以说是不尽然的。如果一定要翻译,依我们的意见,首先要考虑这个词产生的背景,同时必须考虑我国语言文字的表述习惯以及命名学揭示的规律和逻辑。综合考虑以上因素,我们以为粗略定性地将其译为“近生油层的致密油藏”为宜。这个名称不够简练,但它相对准确,而且由于名正,不会引起理解方面的混乱。

其实,石油地质学在发展过程中,早已从多种角度,即不同的出发点,对油气藏进行了分类。例如从岩性的角度、从构造形态的角度、从原油性质的角度、从油藏储集能力和渗透能力的角度、从流体分布特征的角度、从压力系数的角度、从饱和程度的角度乃至从埋藏深度的角度,对油气藏进行了分类。举例来说,对于一个具体的油气藏,可以说它是高孔高渗的、高饱和的、埋藏较浅的、具有不对称背斜形态的、底水不十分活跃的砂岩油气藏。这样说够啰嗦吧,然而惟其如此才显得更确切,更方便于人们的理解和认识。

 

三、名不正现象的严重性

2003年笔者在本刊曾发表文章,对“高分辨率层序地层学”的名称提出了质疑[13]2004年笔者又在本刊发表文章,对“隐蔽油气藏”的名称提出了质疑[14]。这两篇文章连同现在的这篇文章,讨论的都是我们石油地质专业术语命名中存在的问题。可见,石油地质专业术语命名中存在的问题,不止一端。然而,这类问题并没有在业内引起应有的重视。由是,专业术语命名的荒谬,愈演愈烈,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极其可怕的程度。

据“百度学术”统计,迄今为止,在中国学术期刊上发表的关于“致密油”的相关论文,已高达16298篇。16298篇!这是一个非常吓人的数字。若是以每篇论文有三个人署名计,则参与“致密油”写作的,将近四万九千人次!这是已经公开发表的,如果考虑到没有发表的以及已经习惯使用“致密油”一词的人,可能会是四万九千的四倍、五倍,甚至更多。还应该指出的是,这里面不乏名家、大家,这里有科学院院士、知名博导、知名教授、知名业内专家,以及数不胜数的具有高级职称的专业人士。这是一支承认和支持“致密油”名称的庞大的队伍。面对这支庞大的队伍提出质疑,颇有点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意味;倘若把质疑看成是挑战,则类似以卵击石、蚍蜉撼树。

笔者曾在互联网上做过调查,调查发现,在网上曾经有人指出过“致密油”名称的荒谬性,同时也看到过为常规油气藏以及非常规油气藏正名的合理的说法。然而可惜的是,这些坚持科学精神、持有科学态度的声音,很快就被大量的、充满错误的论说淹没了。坚持科学精神,持有科学态度的声音,在汹涌澎湃的错误浪潮面前,竟然显得那么无力、那么渺小。

当然,谬论的出现并不奇怪,面对谬论当道的情形,也不必太过大惊小怪,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属人间世的正常现象。君不见,举国发疯的事,历史上不是没有过,而且在世界上绝非孤例。坚持科学精神、抱持科学态度从来都不是一件易事。在腐败现象曾经严重泛滥、无情地侵蚀中国的大环境大背景的情况下,坚守做人做事的底线,尤非易事。

2002年笔者曾在本刊发表过抵制学术腐败的文章[15]。那篇文章着重从行为的角度分析了腐败现象。现在看来,腐败对人们思想灵魂的腐蚀,同样值得重视。这种腐蚀使得在我们石油大军中,有一些人惟权是尊、惟风是跟;但知服膺于高位、不肯坚持乎真理,以致善于屈从而放弃独立思考。现在人们都知道“权力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其实,在我们队伍内部,“位高”也很危险。人的“位”高了,自由度就大了,束缚就少了,而“随意性”也就增加了。当“约束条件”不完善或缺失时,演化与发展就会出现南辕北辙的错误;而我们的“大家”也难免在学术上滑下去而误入歧途。客观地说,这也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

面对着当前不是很好的形势,我们再次发出吁请。请大家对专业名称的问题,予以足够的重视。另吁请在对专业名称翻译的过程中,全面追求“信、雅、达”的效果,尤其要重视一个“达”字。

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我们预料这篇文章会引起很多人的不快或反感,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些指摘。有人会认为我们“多事”“小题大做”“太过咬文嚼字”“死抠名词,近于酸腐”等等。对这些可能出现的指摘,我们当然不会接受。我们认为,正名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在坚守某种底线这一点上,我们是不会动摇的。

 

【参考文献】

[1]贾承造.中国致密油(Tight Oil)的地质特征与资源潜力[R].北京,2012,4.

[2]贾承造,郑民,张永峰.非常规油气地质学重要理论问题[J].石油学报,2014,351):1-3.

[3]孙赞东,贾承造,李相方,.非常规油气勘探与开发[M].北京:石油工业出版社,2011.

[4]林森虎,邹才能,袁选俊,等.美国致密油开发现状及启示[J].岩性油气藏,2011,234):25-30.

[5]景东升,丁峰,袁际华.美国致密油开发现状、经验及启示[J].国土资源情报,20121):18-19.

[6]张威,刘新,张玉伟.世界致密油及其勘探开发现状[J].石油科技论坛,2013,321):41-44.

[7]严向阳,李楠,王腾飞,等.美国致密油开发关键技术[J].科技导报,2015,339):100-107.

[8]张抗,张葵叶,张璐璐.关于致密油气和页岩油气的讨论[J].天然气工业,2013,339):3.

[9]郭秋麟,陈宁生,吴晓智.致密油资源评价方法研究[J].中国石油勘探,2013,182):67-76.

[10]杜金虎,刘合,马德胜.试论中国陆相致密油有效开发技术[J].石油勘探与开发,2014,412):198-205.

[11]马洪,李建忠,杨涛.中国陆相湖盆致密油成藏主控因素综述[J].石油实验地质,2014,366):668-677.

[12]王大锐,赵 霞.开发致密油,我们准备好了吗?[J].石油知识,2015,(4):4-7.

[13]陈 淦.“高分辨率层序地层学”质疑[J].石油科技论坛,2003225):30-31.

[14]陈 淦.从“隐蔽油气藏”的提法说起[J].石油科技论坛,2004,236):40-41.

[15]陈 淦.坚持科学精神 抵制学术腐败[J].石油科技论坛,2002,216):58-60.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