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gdzxx的博客

求真去惑

 
 
 

日志

 
 

科学与世界观  

2015-01-09 11:3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与世界观

一、       马克思主义与科学

尽管马克思主义的某些预言、某些观点过时了,其中有些具体结论是错误的、不准确的。但我们应该更多的看到这是历史的以及研究程度的局限,是不可过分苛责前人的。马克思主义在其相应的历史条件下,所达到的理论高度,以及它的影响和作用,几乎是无人可以企及的。

对待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有一个科学的态度,在自己的研究和工作中坚持科学的精神,在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时采用科学的方法。这是贯穿马克思所有思想行为的基本原则,这也是马克思主义之所以确立起来的基石。马克思主义的光芒,是透过科学态度、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发散出来的。这一点极为重要,它甚至比马克思主义本身更值得重视。正是因为这一点,马克思才被评为上一个千年中,最重要的历史人物之一(这是一个不得了的荣耀!)。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曾经指出:“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力量。任何一门理论科学的每一发现,即使它的实际应用甚至无法预见,都使马克思感到衷心喜悦”。

马克思决不仅仅从应用的角度和技术层面去看待科学,也决不单纯的从生产力的角度去评价科学。“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力量”,这种力量作用的范围,既包括经济基础,也包括上层建筑。马克思对科学的认识和评价是一个重要的范例,这是高屋建瓴的,是非常大气的。由此观察历史上的一些所谓“马克思主义者”,他们由于缺乏科学态度、科学精神,或是远离了科学、冷漠了科学、不尊重科学,经常把一些非科学的东西当成旗帜,当作帅印,结果犯了历史性的错误,误国祸民,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的称号也打上了折扣,适成为深刻的悲剧。

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莫不是建立在科学态度、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的基石之上。在研究中,马克思不仅把握大量的第一手资料,而且条剖缕析,实事求是,证实证伪,举一反三,以科学的理念去归纳出规律性的东西。恩格斯在论及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时指出:“我们党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世界观作为理论的基础,研究这个世界观已经够忙了,单是这一点,我们党就不可能堕落到像流亡中的‘大人物’那样深的程度。”(1864.10)这里,所谓“新的世界观”,应该理解为“科学的世界观”。科学的世界观是须要研究的;而科学的世界观肯定随历史的发展而发展,并在历史发展进程中不断完善,因此,科学的世界观还是须要不断地研究的。在历史的现实中,不少所谓“马克思主义者”抛弃了恩格斯指出的“优点”,其结果不仅是堕落了,而且走到祸国殃民的境地,成了历史的罪人。

考量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是否正确,是否完善,以什么作为出发点?只能是科学。只有科学是客观的、开放的。科学的影响与作用所及,及于世界观,这正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在今天,以科学作为世界观的基础,显得尤为重要,惟其这样,才能推动历史的前进。

二、“五四”运动擎起“科学”与“民主”大旗的根本原因

1911年辛亥革命使得清皇室垮台,宣统退位,封建统治宣告结束。但是,封建主义的社会关系,维系封建主义社会关系的思想、理论、文化传统、政治传统、道德观念等等,决不会轻易地退出历史舞台。除了袁世凯、张勋明目张胆的进行了全面的复辟活动之外,封建主义所要做的一切,就是企图在新的形式下继续存在和延续。这是质的复辟。“旧瓶可以装新酒,新瓶也可以装旧酒”,但不可忽视的一条历史规律是:旧酒总是千方百计的钻入新瓶。“五四”运动发生在辛亥革命八年之后,它的矛头所指除了帝国主义,还免不了同时指向封建主义,这深刻地表明了封建主义是多么顽固。

中国封建主义历史之悠久、封建主义社会关系之完备、封建主义思想、政治、文化影响之深远,堪称世界之最。中国又是一个古国、大国,根本谈不上具有科学或是民主的传统,所以在中国反封建主义的任务,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更为艰巨。为了和封建主义作战,“五四”运动的先驱者以及中国的有识之士,非常正确的选择了“科学”与“民主”两面大旗。“科学”与“民主”既是战斗的旗帜,也是战斗的口号和武器。

在“五四”运动的先驱者们以及中国有识之士的眼里,科学决不仅仅是坚船利炮、决不仅仅是火车和自鸣钟,当然更不会是什么奇技淫巧。先哲们是以经天纬地的历史性眼光来认识科学的,他们能从文化的角度、从发展动力的角度来看待科学和评价科学。先哲们指出,科学的精神就是求真求实,就是追求真理。科学是系统的理论,是得力的方法,科学是和新思潮、新文化联系在一起的。有人指出,“救国家者,必以提倡科学精神为先务”,这被指为“科学救国论”;还有人指出,“在知识界内,科学方法是万能”,这则被指为“科学万能论”。从先哲们提出新观点的初衷来看,应该说并没有什么错,即令被贬损地指为“科学救国论”和“科学万能论”,也仍然没有什么可厚非之处。

封建主义旧意识、旧传统和旧势力由于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不甘心失去自己的阵地,所以对科学又恨又怕。除了正面的和科学较量之外,诋毁、中伤、诬蔑,发出种种暗箭,造出种种似是而非、不阴不阳的说教——总之,无所不用其极地企图贬低科学的进步意义和伟大作用。历史证明,就是有些所谓革命者,对封建主义卫道士贬低科学的行径,也不时地、不同程度地进行效尤。在中国,科学理论、科学发展所遇到的阻力,几乎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有世界影响的国家都大。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科学从来没有在中国取得它所应该有的地位。而这正是“文革”之所以发生的一个重要条件。在“文革”理论家口口声声反复辟的狂喊中,封建主义复辟了,科学与民主则遇到了空前的挫折和打击。

在欧洲,科学在某种意义上是作为神学的对立面出现的;在中国,科学在很大程度上,是作为反封建的思想武器出现的。不管科学以什么姿态和什么面目出现,它如果不被充分的肯定,如果得不到高度评价,如果因为缺乏这方面的认同而没有地位,那将是民族的不幸,国家的不幸。在今天,我们只有从这样的高度来认识问题,才有可能理解“科教兴国”的真正意义。研究科学发展史,当然要叙述彼时发明了什么,此时发明了什么,要叙述科学理论、科学学说的演化与发展。但仅仅如此是绝对不够的,最不该忽视的,是必须阐明科学是如何在与神学、与封建主义、与一切非科学的旧势力进行斗争的,是怎么在斗争中发展和前进的。这样做,才能给人以更深刻的启迪和教育。

在今天,我们回顾“五四”运动,回顾“五四”运动的两面伟大旗帜,仍然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先哲们对科学的认识与评价,告诫我们,我们不能仅仅从应用的角度和技术层面去对待科学,我们不能急功近利、目光短浅地去看待科学。在今天,科学不仅成为人类文化与文明的基础,也是人文的基石。科学态度、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是当今世界发展与前进的动力,科学的大旗用政治语言表述,就是革命的大旗。

三、       科学与世界观

科学的发展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世界观。从宏观上讲,这是因为科学已经成为现代文明与文化的基础,具体地讲,是因为科学已经渗透到学术领域,成为现代哲学的基础。哲学中本体论的核心问题是要回答世界的本源是什么,它从意识与存在、精神与自然界的关系始,讨论到物质与运动,时间与空间,等等。而所有这一切也是人们世界观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代,这些问题几乎都可以由天文观测、宇宙研究和理论物理来回答。事实表明,现代科学的回答,比起“穷究底蕴”的传统哲学,不知要深刻几多、生动几多。科学十分关注“宇宙是什么?”、“生命是什么?”这类属于本体论的问题。科学在探讨整体与局部、共性与个性、绝对与相对、质与量、本质与现象、原因与结果、渐变与突变、偶然性与必然性、有限与无限等等的关系方面,已经从定性思维,走向了半定量思维,甚至定量思维。科学不仅在影响着人们的世界观,也在丰富着人们的世界观。神学与玄学无论有多大的想象力,其所推出的世界,因为是虚的、是假的,所以总是苍白无力、相形见绌、毫无生机。

现代科学已经广泛地、直接地进入了认识论和方法论的领域。科学界推出的信息论、系统论和控制论在上个世纪即已风靡世界,覆盖全球,成了科学世界观的重要基础,推动着人们世界观的前进与改造。科学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不仅接受了科学实验和科学研究的检验,也经受了人们生产活动和社会实践的检验。与传统文化和传统哲学给人们提供的理论知识相比,现代科学推出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更为多姿多彩、更为动人的地方在于,它不但跳出了某个具体学科的范围,同样具有整和性、普适性,而且更为系统,更具有定量性质,更具有可操作性。

科学的世界观使人们的眼界更为开阔,它不仅深切地注视着人与人的关系,还深切地关注着人作为“类”与地球的关系、与自然界的关系。科学的世界观提出了人类以及人类社会发展至今,从来不曾明确提出的重大问题,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与深刻性自然也是空前的。科学的世界观试图解决这些问题,也只有站在科学世界观的立场上,才有可能解决这些问题。科学的世界观告诉我们,人类对自己的内部问题必须有以善处,同样,人类对自己与自然的关系,也应该有以善处。

科学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世界观,人们更应该意识到,以科学作为自身世界观的基础,乃是社会生活的第一要务,是人类发展和前进的第一要务。离开了科学的世界观,“人类可持续发展”的课题是不可能被明确的提出来的,而且,不讲科学,离开了科学,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将会成为一句空话,一个泡影。在当代,科学的世界观给了我们一个宏观大的立场,站在这个立场上,则要求一切以人类的命运为出发点,以人类的发展和前进为出发点。简单地来说,这个立场就是人类的立场。人类必须处理好与自然的关系,处理好这个关系,当然还是为了人类自身,这不正是从科学出发的人文精神吗?

在认识和处理地区与地区、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这部分人和那部分人的关系问题上,科学的世界观同样要求必须从整个人类的命运与前途出发。全球化的客观进程使地球变成了地球村,人类社会全方位的发展以及广泛深刻的联系,使任何局部问题都会发生全局性的影响。地区间、国家间、民族间、阶级间的矛盾,应该从整个人类的利益方面去考量。矛盾的解决必须以对人类的前进与发展有利为原则。科学告诉我们,人类共同面临的三大危机(人口危机、环境危机和自然资源危机)是跨国界、跨地区的,已经威胁到了所有人的命运。用传统的语言表述,就是三大危机已成为所有矛盾中最主要的矛盾,压倒了一切其他矛盾。这无疑已经成了科学世界观的重要内容和核心问题之一。

四、       再为科学辩护

对于科学与人文的关系、科学与文化的关系、科学与世界观的关系,对于科学在人类社会发展方面的伟大作用和重大意义,我们还缺乏更广泛、更深刻的认同。这种现象并不奇怪,是很正常的,但同时也是很遗憾的。就像树立科学的世界观关系到每一个人的正确有益的实践一样,使人们首先对科学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仍然是大家的责任,是政治家、思想家、科学家、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所有人的责任。

有人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责任归咎于科学,甚至提出了“科学破产论”;在中国,对“科学救国论”和“科学万能论”的批评与批判,几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在历史上,中外对科学的批评与批判,有很复杂的背景,有不同的动机、出发点和论据,一篇短文难以说清。结合历史背景去看待各种批评的声音,或许其中不乏合理的因素,有些说法似乎也不难理解。但是无论如何,这些声音都阻碍了人们对科学的追求,都不同程度地贬低了科学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伟大作用和意义,都扭曲了科学精神应有的内容,都伤害了科学的声誉,都为科学的发展和前进设置了阻力。

在今天,“科教兴国”之所以能被提出来,并且上升到国策或方针的高度,正是科学克服种种阻力,不断前进,不断发展壮大的结果,是科学自己“争得的”,是科学的“世界性的胜利”的一种合情合理的反应。在今天,全球性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使两样东西成为必要的和不可避免的,这两样东西仍然是科学和民主。当然,科学和民主的内涵已经升到了更高的层次,并且有了更深刻的意义。

尽管人们对科学的认识同样随着科学的发展而发展,但是有许多含糊不清、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论调仍然应予进一步澄清。正如有人把欧战的责任归咎于科学一样,现在有人把人类面临的危机,以及人类社会内部出现的种种流弊,也一股脑儿地归咎于科学,使科学蒙羞受辱。例如,有人总结了“科学技术发展的负面影响”,据云有五个方面,即资源耗竭;人口膨胀;环境污染;文化趋同;高技术犯罪。个别论者更进一步指出,科学技术的发展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物种灭绝、自然灾害增加、现代病涌现、道德下降、信息剧增、人情冷漠、战争更加残酷、臭氧层减小,等等等等。

无论是个人,还是人类,必须对个人的或是人类的行为负责,事物发展的规律使你不想负责也不行。就个人而言,自己行为所结的果子,无论是甜是苦,必须自己去吃;人类也不例外。“自食其果”通常指做了坏事,结果害了自己,自作自受。其实,“自食其果”应该有更广泛的含义,自己种什么,就得吃什么。把种种危机和问题归咎于科学的人,只不过是在提供一种逃避责任的说辞。他们在追索造成这些危机和问题的根源时,不愿意把我们自己摆进去。不管是出于维护人类的尊严,还是出于别的什么动机,抑或是根本就没有把问题看清楚,把问题归咎于科学,和怨天尤人没有什么两样。无论是人口危机、环境危机还是自然资源危机,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人类不当行为的必然结果。昨天的不当行为,造成今天的困难;今天再行蠢事,必结出明天的苦果。说人类是伟大的,只是一种文学话语,用以振奋精神则可,但决不应导致我们的狂妄。要知道,人类不是宇宙中心,即便作为类,也没有什么可以自高自大甚至要睥睨一切的。

进一步分析,我们所犯的错误和种种不当行为,正是我们违背科学、不讲科学的结果。这里有急功近利的问题,也有认识问题。考虑到历史的局限以及我们在发展过程中的认识上的局限,我们没有必要像基督徒一样,背上一个罪恶的十字架,但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是最不可或缺的、永远是必要的。我们必须善于接受教训。

上个世纪初,梁启超就说说过,社会流弊和科学本身无关。他虽然没有明确地把科学和世界观联系起来,但思想犀利,言约旨远,至今仍然可谓不易之论。与此相对照的是,现在仍然有人把科学视为工具,而既为工具,就是中性的。他们把科学思想、科学态度、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置诸脑后,至于科学的世界观则根本没有想过。在他们眼里,科学在今天,大不了就是两弹一星代替船坚炮利、因特网代替自鸣钟而已。还有些人最爱把“双刃剑”作为口头禅,说科学是一把双刃剑,弄不好会伤了我们自己,因此,必须要让人文理念来管一管科学。所有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由于处在“就事论事”的层次,并没有上升到理论,也没有把科学同世界观联系起来,因而是狭隘的、浅薄的。这些说法在客观上贬损了科学,欲使科学的旗帜为之黯淡,是我们不敢苟同的。我们要为科学辩护,要辩出科学的清白。

要摆脱人类面临的三大危机,要我们走出困境,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我们要靠什么?最重要的是靠科学。离开了科学,一切美好的愿望和目标,都是达不到的,都不过是泡影。科学的革命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2004-05-29

 

 

 

  评论这张
 
阅读(149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