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gdzxx的博客

求真去惑

 
 
 

日志

 
 

关于几个词的讨论  

2015-01-13 18:3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几个词的讨论

1949年以前,北京流行的俚语中,有个词的读音是“hóulóuzhó”,它的意思不是抱着和背着,而是一个人(通常是小孩)骑在另一个人(通常是大人)的脖子上。这个词应该怎么写,我一直不清楚。后来翻了翻《大宅门》,才知道,它应该写作“猴摞着”。“猴摞着”三个字真形象,这么表述令人叹服。

“泡妞”这个词在1949年以前,在北京以及大陆是非常流行的,1949年以后就沉寂了,一直沉寂了三十年。但是这个词依然活在香港,到了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香港回归以后,随着香港的回归,它也回来了。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北平的小学生都知道这个词,我觉得它应该算是北平(京)俚语。

我在上小学的时候(1949年以前),有些字或词的写法和读音,和现在有很大不同。例如“全”字,以前上边是“入”字头,1949年以后改成“人”字头了。“垃圾”现在读“lājī”,以前读“lésé”;曝现在读“bào,以前读“pù”。

由于香港、澳门和台湾对“垃圾”、“曝”的读音仍然延续着老的传统的方法,和大陆有着明显的区别,有心人都会注意到这一点。至于今后需不需要统一,恐怕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讨论。

“丫的”原词为“丫头养的”,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以前,在北京算是流行的骂人的词。在当时的社会氛围和文化氛围下,这种骂法实在够狠(现在社会进步了,非婚生子女也是人,也应该有同样的尊严)。到了四十年代,那四个字简化为三个字:“丫挺的”,成为北京俚语,原意虽然淡化,明白的人,也会觉得忒难听。六十年代以后,继续简化为两个字:“丫的”,至此原意似乎完全消失。哥们儿之间互称一句“你丫的”,倒有了亲昵之感。。

“妈的”原词为“他妈的×”,后来的人取前三个字,被鲁迅称为“国骂”;蒋介石则取后三个字,把“妈的×”个性化(也可能是家乡化),并成了他的口头禅:“娘希皮”。后来有人把前三个字再简化,就成了“妈的”。上世纪,我曾听一位大嫂骂别人说“你,他妈的——腿。”把“×”说成“腿”,看来老百姓也不是不懂得应该避开脏字。

吹牛皮原词是“吹牛×”,这里的“×”,原来的字看了污目,原来的发音听着难听,追究其原意,实在令人不堪。改称“皮”,似乎好多了,这一改,好像就使原意淡化了,又好像做了“卫生处理”或是把对原意的思索过滤掉了。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文明程度的发展,污目难听的字,被调换,被另写,如“TMD,牛BJB,操,靠(尻)”等等。我觉得,这样做并不是积极的办法,积极的办法,是尽量避免用这些来历不堪的词,从根本上做文明表述。

现在互联网上有些词,使用频率相当高,如把“怎么了”写成“肿么了”,把“有没有”写成“有木有”,读起来好像有点大舌头,又好像故意“卖萌”。是不是需要进一步规范,值得探讨。

同城的一位网友,空间里文章不多,但虽是文学科班出身(我猜想),却无学院式的做派,吐露的都是实打实的百姓心声。她文章流畅、泼辣、犀利,当代典故随手拈来,同时又不乏自嘲,受到很多网友的欢迎。在她的文章里,就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词。

群众是推动语言发展的最伟大的力量,互联网则是推动语言发展的超常的工具。汉语将怎样发展,将向何处去,不是一个人能左右的,可是每个人都会起作用。但是我认为相应的和语言文字有关系的研究机构,以及专业人士,应该在研究的引领上,在不同认识与不同意见的整合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2008-07

 

  评论这张
 
阅读(149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