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gdzxx的博客

求真去惑

 
 
 

日志

 
 

多角看宗教:四、宗教的虚伪性  

2014-11-21 10:1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宗教的虚伪性

    许多种宗教的教义都是倡言平等的,这在勾引底层人民和劳苦大众方面,确有魅力,很能抓住被压迫者的心。但是宗教的倡言平等,不过是泛泛而谈,不过是大而化之的提法,仅限于抽象空泛的“一般号召”,而绝无宗法的保障。宗教倡言平等的虚伪之处,表现在理论上是它所构筑的神佛世界里不但是等级森严的,而且压迫与剥削都是合法的。天国里无论是何等的美好,都少不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那里也是官本位,并按官位的大小规定上下尊卑。尽管宗教淡化了天国里的矛盾,但给神仙世界设那么多森严的等级,恐怕也不是无的放矢,这表明了在神佛之间都无平等可言,况乎人间?平等的虚伪表现在现实上,是神职人员队伍中,同样是等级森严,是不平等的。在宗教界内部,等级的设置并不被解释为分工的不同,它不制造这种解释上的遮羞布,这倒也实在。不过,既有等级,就难免产生歧视,就必然生出压制。平等通常又与民主相联系,但是宗教教义中没有民主这个词,也不知民主为何物。现代宗教好象也开始时兴选举了,但历史上并非如此。

在政教分离的条件下,教权在外人看来,好象是不足道的,不过在教的内部并不会把教权看得无所谓。在争夺教权方面,同样存在纵横捭阖,尔虞我诈,拉帮结派,又打又拉,以邻为壑,落井下石,有时候甚至会你杀过来,我砍过去,演出一场你死我活的闹剧。宗教本来是引人出世的,但大多数神职人员,对于名利与权钱都是很看重很现实的。牛虻的爸爸蒙泰尼里大人不仅是个通奸犯,还是杀死自己儿子的刽子手,这虽是小说里写的,却反映了现实。火烧红莲寺的故事,则反映了一个庙里的和尚通通是不法之徒。有人撰了一副对联,揭穿宗教的虚伪:“经忏可超生,难道阎王怕和尚?纸钱能赎命,分明菩萨是赃官”。还有人替佛爷自我解嘲:“我若真灵也不致灰尘处处堆皮肉块块落;汝当顿悟须知道勤俭般般有懒惰件件无”。现如今,给和尚定个处级还是科级,固然不是发生在神职人员内部的行为,但在僧众内部,毕竟还是有级的。现如今已经进入了和尚乘飞机,老道玩电脑的时代,宗教向世俗靠拢,不同级别的和尚,亦有不同的待遇,发奖金的时候也都拉开档次呢。有的人就亲自听到了和尚对待遇和奖金分配所发的不满意的牢骚。

从历史上看,世俗上有什麽罪业,宗教内也就有什麽罪业;不仅如此,甚至世俗中没有的事,宗教界内也有。最不能令人忘却的,是对于异端的迫害,给实事求是的人定罪,甚至把著名的科学家活活地烧死。宗教标榜的忍让,也有它的虚伪性,欧洲的宗教法庭,为了维护宗教的谬论和价值观,在法的幌子下,迫害起不同的信仰来,无所不用其极。事实上残酷得令人发指的酷刑,也会同时出自宗教。在西藏,教权曾和封建农奴制度联系在一起,剁手剜眼,抽筋扒皮,什麽没有干过?其野蛮、其黑暗,让人想一想就会倒吸一口冷气。

彭加勒在《科学的价值》中写道:“科学是人的智力发展中的最后一步,并且可以被看成是人类文化最高最独特的成就。它是一种只有在特殊条件下才可能得到发展的非常晚而又非常精致的成果”。宗教在历史上长期以来,就扮演着科学的敌人的凶恶角色。宗教迫害科学人士,封杀科学思想,敌视科学精神,其造的孽,也可谓罄竹难书。在近代,彭加勒指出:“……在我们现代世界中,再没有第二种力量可以与科学思想的力量相匹敌。它被看成是人类历史的最后篇章和人的哲学的最重要的主题。”科学的胜利,逼得科学的敌人也不得地披上科学的外衣。不是有一本书,书名叫做《基督教科学》吗?这当是一本“科学”之作,不知除了版权之外,还在几个国家申请了多少项专利。传播福音的和弘扬佛法的开始声称自己的理论也是“很科学”的了。宗教早已为伪科学“大师”们在理论上所借鉴,在行为方式上加以参照,这也应该算是宗教的无量功德。至于邪教,应该属于宗教大系统之下的一个子系统,或者说是宗教大树上的一个分枝,这恐怕也是无可置疑的。

宗教也好,伪科学也好,它们的“科学精神”以及“科学方法”的核心是什么呢?四个字:牵强附会。它们把牵强附会的把戏,耍得极为纯熟,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牵强附会的杰作层出不穷,牵强附会的例证举不胜举,凭着牵强附会可以无中生有,凭着牵强附会可以指鹿为马;牵强附会的手法日新又新,牵强附会的效果日强又强。据说,在印度发现的灵魂不死.投胎转世者已经数不胜数了,这不是科学上强调的“重复性”吗?正如“预言大师”们的预言无数次被证实并且丝毫不爽一样,目睹显灵显圣的人海了,这些人都“亲眼看见了耶酥、真主和观世音菩萨”。如果你斗胆问一句“极乐世界,谁见了?”圣徒们会毫不迟疑而且十分坦然的答曰:“我见过”。如果你再斗胆问一句,“我们没见过,是很难承认的”。他们会答:“你心不诚,自然不得见。但是你要承认,你没见过的东西,不见得就不存在”。宗教人士也很懂得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他们把他们捏造的天堂与地狱,说成是客观世界,他们指出他们捏造的一切都是“客观存在”,是“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至此,宗教可以庄严的宣布,宗教已经完成了科学化和现代化的任务。

如果牵强附会不十分灵,还可以强词夺理。在作出自圆其说的解释方面,倘若还有什麽漏洞的话,宗教拒绝理性检验的另一个高招就是“心诚则灵”。“心诚则灵”是在辩难中的大智慧,也是拒绝理性检验的挡箭牌。在此牌之下,蒙人蒙事畅达无阻,一切涉及假冒伪劣的质量问题可以全部免检过关。说实在话,就凭“心诚则灵”四个字,几乎一切都可以得到解释。“心诚则灵”的强词夺理近乎耍无赖,不过无赖耍到这个份上,应属高层次的,已经升华了。由于“心诚则灵”的提法有着悠久的历史,历史的积淀仿佛使它已经具备了深厚的“充要条件”,所以看手相的、看骨相的、看面相的、看风水的、跳大神的以至近代伪科学大师们,无一不祭起这块法宝。这块法宝丰富了一切神学的以及超自然的理论,起到了基础的作用,将此宝用于辩难,可使自己永远自圆其说;将此宝用于防范质疑,可以逃避理性的逻辑检查。

提起宗教污七八糟的一面,人们很容易地想到,这可能仅限于宗教在实践方面的表现,而在理论方面大概不会有什麽问题。所以,宗教界人士和宗教信徒们开始正儿八经地指出:“宗教和迷信是两码事,宗教不是迷信。”他们进而解释道:“宗教是信仰,宗教活动是信仰活动,不是迷信活动。宪法规定有信仰自由,如果宗教是迷信,那宪法不是规定迷信自由了吗?”这些说法虽然聪明,却不新奇,连这点肯綮都抓不住,还怎麽开展合法斗争?宗教人士不利用政府,不利用法律,如何扩大自家的势力和影响?科学胜利了,宗教要披科学的外衣;迷信被搞臭了,宗教声称和迷信划清了界限。胡乔木曾经指出,“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的宗教和陷阱,为什麽?因为毛泽东在那个时期倡导了对他个人的崇拜和迷信。这种迷信一被破除,神坛就要垮台。迷信正是宗教的基石。迷信者,盲目崇拜也。宗教和某些伪科学大师们,在声称自己科学和不迷信时的同时,不遗余力地搞盲目崇拜,不知意欲何为?

  评论这张
 
阅读(119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