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gdzxx的博客

求真去惑

 
 
 

日志

 
 

(12)不彻底的真话  

2011-06-11 12:2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不彻底的“真话”

巴金先生在他的五集合订本的《随想录》(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北京版)中,多处提到要讲真话。先生本人对于讲真话可以说是身体力行。他像卢梭一样敢于袒露胸怀、解剖自己,尤其对于自己在文革中的软弱、跟风以至对同志的伤害,都一一摆到光天化日之下,进行反省和忏悔。他坚持认为,自己这样做,并不是“多此一举”(757页)。应该说,巴金先生给世人做了一个榜样,倘世人都能像巴金先生那样严于律己,并坚决和一切不齿于人的东西划清界限,那我们的政治文明肯定不会在经济发展的拉动下,仍然扭扭捏捏迈不开大步。

有了榜样,不见得人人竞相学习,因为“话说过就忘”在我们国家,是很有传统的一种风气。写文章也好,做事也罢,如果一切都上帐,等到结算的时候,会伤了我们中华民族的脆弱的心。早在1976年,巴金先生就萌动了应该建立文革博物馆的想法,这想法在心里藏了十年才在1986年正式提出。为什么在心里闷了整整十年?是顾虑,是不敢,是心有余悸?为什么十年以后提出了,而得不到有力的支持?是面对党的耻辱、民族的耻辱以及我们个人的耻辱,面对这些不能承受之重,我们懦弱而脆弱的灵魂无力承载或是不愿承载吗?

一本《丑陋的中国人》曾给不少国人带来不快;其实,丑陋的中国人的丑陋,鲁迅先生早有揭示,早就进行过极为深刻的批判。这些批判在今天的现实意义,丝毫不亚于上个世纪的当年。而文革博物馆在文革结束后的二十七年,连筹备的影儿都还没有,就是最有力的明证。

德国人在为自己国家发动的战争忏悔,进行连续而不终止的历史性的反省;日本人却无视、回避和否认自己国家的战争罪责,好象法西斯的凶残罪恶与自己毫不相干。有些日本的所谓理论家还把承认侵略罪行,说成是“民族自虐”,真可谓为了保护懦弱而脆弱的心,什么奇谈怪论都可以发明。

巴金先生在他的《探索集》的后记里写道:

“四人帮”绝不是“四个人”,它复杂得多。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很清楚,甚至到今天我还在探索。但是,我的眼睛比十多年前亮多了。“十年浩劫”究竟是怎样开始的?人又是怎样变成兽的?我总会弄出点眉目来吧。

以巴金先生的智慧和社会经验,尤其是他的“眼睛比十多年前亮多了”,称自己还处在“总会弄出点眉目来”的阶段,恐怕是太过谦了。我觉得他已经“弄出点眉目”来了,他只是没有说下去而已。我感觉巴金先生的真话嘎然而止,并没有说彻底,是不彻底的“真话”。联系到这篇后记的下文,完全可以断定,这不彻底的“真话”,主要地还不百分之百的属于“引而不发”。巴金先生在这篇后记里还写道:

两年前,外国朋友常常问我:“‘四人帮’不过四个人,为什么有这么大能量?”我吞吞吐吐,不曾正面回答他们。但在总结十年经验的时候,我冷静地想:不能把一切都推在“四人帮”身上。

这段话里不可忽视的关键词是“吞吞吐吐”,不可忽视的关键短语是“不曾正面回答他们”。对于“吞吞吐吐”,词典里的解释是“形容有顾虑,有话不敢直说或说话含混不清。”一个老作家“说话含混不清”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可以排除。“吞吞吐吐”的背后,只能是“有顾虑,有话不敢直说。”什么话不敢直说?当然是真话。真话而不敢直说,这大概就是“真话”不能说彻底的原因。

我没有批评巴金先生不把“真话”说彻底的权利,在这方面我没有比巴金先生更彻底哪怕一个纳米。我只是为造成这种状况的社会根源和舆论环境感到悲哀,感到不平,感到难以理喻。

俄罗斯歌颂祖国的歌曲中有一句歌词:“我们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上世纪50年代,尽管我们不是俄罗斯人,可我们唱到这里的时候,心里那份激动,那份自豪,那份亲切,真是难以形容。可是历史证明,“自由呼吸”谈何容易?历史证明,在专制体制下,在个人崇拜主宰社会的情况下,“自由呼吸”只不过是幻想而已。

我们需要讲真话的政治环境和舆论环境,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我们还需要把真话讲彻底而不必“吞吞吐吐”的政治环境和舆论环境。惟这种环境才是思想解放的真正保证,否则,所谓思想解放只能打五折。我对“政治文明”缺乏理论上的了解,但我认为营造一个好的舆论环境,是政治文明的题中应有之义,因为这关系到言论的自由和思想的解放。真正的思想解放,是创新与发展的充要条件,真正的思想解放不能只属于少数人,而应该属于全体公民。

                                                                                                             2003-04-02(二)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